Friday, December 28, 2007

《Identity》

【多重人格】

在全部十一个人格中,三个人格有犯罪倾向。

被棒球棒插喉而死的罪犯
来自LA的警察,真实身份也是罪犯
将所有其他人格“一网打尽”,制造全部事端的恶毒Boy

其他或多或少都在生活中有小毛病,不过人非圣贤,反映的正是世间百态。

弃恶从善的妓女
辞职警察现为司机的一号男主角

因赌博而流落到这间Motel的店主
过气女明星

似乎有强迫症的一家之主
基本上一直躺着出演的Wife

仓促与女友结婚的男人
骗男友自己已怀孕的女人

那么,从冷冻室里掉出来的原店主“赖瑞”会不会是死胖子的本我啊?

【拍摄手法】

影片在登场人物出场阶段采用了结果在前,原因在后的类似于倒序的方法。

Friday, December 07, 2007

YYX的大学同学

晚上七点半,陪同学Y见他的大学同学R女士。
R女士的BF是三十余岁的事业小成的熟男,随他到这里工作。精明的女人,果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做出的选择都这么正确。

男大女小,越琢磨越正确。

依古训,没错!

Wednesday, November 14, 2007

感谢GFW

翻墙的感觉真好,没有评论的感觉真好,不过,是否也在被监视着呢?

那简直是一定的。

Sunday, November 11, 2007

韬光ING

昨天下午在老爸的帮忙下把租的房子里的东西一起搬回家了。打车一百块,比租车便宜多了。三个大包、七个小包、凉席蚊帐、笔记本和Violin,再加上两盆锅碗瓢盆、洗漱用具,在两个五楼间我又跑了五、六个来回。从此又要过上一天做两顿饭的日子,希望厨艺能够精进。

晚上练了一局SC开始冲浪,不经意间想到之前在月光博客看到关于Opendns的问题,于是到这个博客上淘了一会儿宝,并且在评论中看到能够访问blogspot空间的方法,Google到了另一篇更专业的文章“如何绕道使用 Google 服务”自从上次Tor被小小地和谐了一把后能再回到这里真是感动。

下一步的计划就是考CCNA、CCNP,希望能在08年前考出来,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如果考试一切顺利,再去学个车就圆满了。
日子还得一天天过,活着得对自己负责。

Friday, September 07, 2007

杂记光良上海演唱会

一整天的课都没怎么认真听,养精蓄锐只待夜幕降临。四点半下课后直奔万体馆,坐在肯德基里一边啃着鳕鱼堡一边平复激动的情绪,毕竟这是第一次亲眼见、亲耳听光良,而且还是二十余年来第一次的付费演唱会。

水足饭饱,时间刚过五点半,按照刚才向保安询问的入场时间大概还要再等一个钟头,于是开始在万体馆外徘徊。在被询问“N”次“卖票吗”和“N+1”次“买票吗”之后,在围着万体馆画第二个圈的时候我看到了光良。活的。

焚香,拜。光良及身边的工作人员虔诚地祈祷着,只是在我这边不少人的闪光灯狂闪,难道连这点时间都不能停吗?光良拜完后(谁知道在拜谁?上帝他老人家貌似不吃这一套的吧……),还向门外挥了挥手,转身返回休息室了(猜的)。

心里一边想着:就算现在让我死也值了(拽文曰:朝闻道,夕死可矣),一边走向事先打听好的看台楼梯,拾级而上,看到N个保安把着大门。看这架势凭这区区480的看台票提前混进去是不太可能了,再返身下楼貌似又要消耗不少卡路里,不如和保安套套近乎,万一把我放进去了呢。与俩中老年保安狂侃四十分钟,六点钟就把票验了,可惜也只能等到六点四十才进场如厕。

一边感叹着终于来了,一边拉开面前的落地幕布,于是,上海大舞台的全景一览无遗。真的是一览无遗,感觉和电影院差不多(虽然我对电影院的回忆仅止与童年班级集体看电影的时期)。找到座位,与隔座的一位同届的男生沟通了一下对无印良品的回忆。不久,邻座的一位工作满两年的同学也加入了我们的话题,大家互相交待了下学校、工作(一位头两年东北大学、后两年忘记了貌似秦皇岛、通讯专业应届,另一位复旦医学院、刚离职)以及对现场的感受,也就算认识了。

等待光良出场。在此特意对主办单位提出表扬,知道大家的品味,所以在演唱会开始前十数分钟内放着一位年轻歌手的MV,以期达到与光良鲜明对比的效果。

幕开。黑白无常从舞台中央现身。一位有着与光良极其相似嗓音的佚名者(估计有人知道,反正我文盲,啥也不知道)一袭黑衣与白衣光良同唱天使。之所以认为黑衣者是佚名,除了音色、音准略有不足(仅仅是感觉不足……总不能有两个光良吧XD)外,几乎找不到其他瑕疵了。歌毕,二人及舞者下。片刻,一黑衣人将头套摘下,也是光良。(戏法变得不错,可惜在黑衣人开口前我满怀期待能听到品冠的声音)

从选曲上似乎可以看出这是对无印良品时代的总结,无论是掌心还是想见你,一个人的光良站在舞台即使再挥洒自我也无法不令人想到一个时代终于就这样结束了,一个属于一小撮人的时代。

我总觉得这次演唱会看得有问题——不准站起来。光良开场的一组快歌劲舞明显需要人们手舞足蹈轻轻摇摆交相呼应的,可惜只能坐在位置上打拍子及挥手,实在无法尽兴。从善如流,只有在最后舞台灯光全灭全场呼唤光良重现的时候俺才站了起来。

现场光良报料说,九月份会在韩国做新专辑的后期合成,十月专辑会新鲜出炉。最后一首歌光良唱了一首新曲,旋律优美、动听且简单,听了两段全场已能合唱,果然歌迷都不是一般人呐。
------------------------------------------------------------------------------
听完后想给自己写一个无印良品时代的小结,估计今天是写不出来了……
------------------------------------------------------------------------------


明天,应该是今天……还要上课,睡了。估计等到明天这个时候评论、心得该满天飞了。

毕业后的第一个愿望满足了,下一个愿望也不远了吧。

Thursday, August 30, 2007

为啥不喜欢中国娱乐?

最近终于想通为啥喜欢看韩国的综艺节目了。

看中国的节目心里总惦记着他们是在花俺们国家纳税人钱的事,总觉得要是把这些钱投入到生产中可能会创造出更大的价值——尽管这价值不一定再返还到人民身上;而看韩国的娱乐就不一样了,一来知道有些东西本身就是假的,二来又不用花钱。

Monday, August 20, 2007

自由地飞吧!

http://www.vidalia-project.net/download.php

梦寐以求的Tor+FF套装,终于找到了。

搞技术的都是纯真的人

搞技术的都是纯真的人,这话一点没错。
今天午休时全班同学热烈讨论了一下当前社会热点问题,有人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症结所在,矛头直指XXD,联系昨天课间几位坐在我后面的老兄骂XXJ的事情,是否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搞技术的都是纯真的人?
从FB问题说到XX事件,从本行业的黑幕说到房价的变态,最后终于涉及到台海战争和08奥运,甚至连台湾“议会”大打出手和欧洲民主运动如何惨烈都扯出来了。看到大家言笑甚欢,我也大为感动,虽然只带了一对耳朵在听,不过可以证明自己的见闻还算广泛,起码大家议论涉及到的基本都略有所闻……当然,行业内的黑幕还有待进一步的了解。
起码这些人敢说,做不做是另外一回事,只要别把自己装得多么崇高就行。

Tuesday, July 17, 2007

Transformers——电影、游戏及回忆

最近RP大爆发,网速下载峰值可达240+K/s,平均也有100+K/s的速度,完全可以过着边下载边看在线的幸福生活。

PPStream上的枪版弄得还可以,只要不认真听几乎就听不到里面的观众交流的声音,不过听到笑声再所难免,就当是又被某些情景喜剧恶心了一回吧。

血腥、暴力、蛮横、无理,狂派和博派们的大碰撞终于在大银幕上演。让战斗更加纯粹,让热血再次沸腾,每一次变形都把曾经的记忆又拉近了一些,直到儿时的梦中景象与眼前的镜花水月重合。抛开那些抱怨吧,例如造型不符合审美观、故事结构单调且无趣……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冲着故事情节来的,之所以看不习惯造型完全是因为最近又重温了一遍变形金刚动画版的缘故,于是,刨去Sam被抓后打瞌睡的20分钟,其余时间真的是在享受《变形金刚》给我带来的回忆、震撼和快乐。

该片在有限的时间内,既要将变形金刚的来历讲清楚,又要安排一小段故事情节,甚至还要将反派头子干掉,实在是不容易,因此也给我很匆忙的感觉。总算几段战斗场面比较过瘾,就是年龄大了跟不上战斗节奏……

在Autoblog上早已看过各机体的图片,因此这年头想得到惊喜确实挺难的。

BTW,昨晚玩了一会儿《变形金刚》的游戏,感觉头晕。选择博派的前两个任务是控制大黄蜂来完成的,击毁敌方即可。其中的第二个任务是拯救Sam(当时还不知道 Sam是干什么的呢~),救了5次未遂,遂放弃改玩狂派。想不到一上来就要操纵直升飞机状Robot对某空军基地进行破坏(莫非是卡塔尔的基地?),开车还马马虎虎,飞到天上就完全不行了,在空中几乎无法攻击到人类的直升机,所以只好降到地上当成高射炮来用。看来自己的破坏欲亟待提高,玩了三遍才将完成度提高到100%。头晕眼花中……

Thursday, July 12, 2007

SH聚会

七月八日,我与这些一直在SH读大学的高中同学们终于有了相聚一堂的机会。
M这次要去SZ工作,途中转道SH与大家相聚。
下午四点二十五分,我在火车站接站,M风尘仆仆拎个皮箱背个书包从车站里走了出来。在闷热的三号线站台闲谈,话题围绕着还留在FS的我想了解的人们一直延续到FD东门,此次聚会的集合地。“日月光华,旦复旦兮”,上次匆匆地在这座典雅的、飘荡着浓郁怀古气息的校园内穿过没有仔细领略她的风采。这次,在夕阳映照下的午后观赏XX楼和YY湖别有一番风情。
S和他的GF先到了。本校直研,没见瘦。上次M来SH的时候与S有一面之缘,只是两年内再未联系过。
W站在我们身边10秒后才被人发觉。头发变色了,脸上痘多了。看上去风采依然,果然是从“爱在HSD”里出来的。据说四年没碰足球了,班里有限的雄性除他之外似乎都是篮球爱好者。
等了大概一刻钟,Z终于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内。今天她搬家,从SH的东北角把东西一股脑地转移到偏南一隅的JD闵H校区。迟到是Lady的天职,况且人家又是东道……晚上饭后走在FD校园中还在Z的多次提示下观赏了FD的应届毕业生名单一览,那气势……此是后话。

Saturday, June 30, 2007

毕业了,看《1984》

手中的一纸文凭宣告了十六年寒窗非苦读时代的终点。
花掉N多钱,赶上的却是一个大学生比猪肉贱的好时候。
即将迎来的是已经体验三个月的工作攒RP,错了,是攒经验阶段。
感到时光在痛苦地流逝,我却只能做一件事——“无能为力”。

租的房子没网。好在手上有200G+的电影、动漫、美剧、E书,足以在忙碌一天后杀掉剩余的时光。

一部《1984》,读ing。

Sunday, June 03, 2007

豆瓣小组:二十只添加完成

我管理的小组

攻壳机动队(235) 最常去的小组,虽然我发不出什么好东东,不过每天看着小组人数在增加也是乐事一件
21mv(3) 这个算域名抢注?
永远的光良品冠(22) 就不能再多些人气吗?

我参加的小组

豆瓣fans(4071)
寻书·淘碟(11911)
Firefox(1670)
押井守(431)
C'est la vie!(1500)
Google(6507)
老友记(3447)
VeryCD(3755)
看展览(发帖注明展览城市)(8723) 灰常灰常好的导游小组
《D版影迷协会》(2587)
法语法国(572)
同福客栈(893) 关注502
Westlife(74) 没它就没第二十只了
九州幻想@两周年啦 欢度六一(941)
浦沢直树(403) 《Master Keaton》看了快一年还没看完
菅野洋子(479)
Paul Simon & Garfunkel(72) 从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开始入迷
马尔蒂尼(38) 永恒
-------------------------
|21MV那个忽略不计 |
-------------------------

Thursday, May 24, 2007

马尔蒂尼,米兰永远的王子!


一九六八年出生,十七岁首次代表米兰参加意甲赛事,二十岁首次代表意大利参加国家队比赛,从此马队开始了顶级球员在顶级球队二十余年辉煌足球生涯。参加八次欧洲顶级赛事决赛并五次捧起冠军奖杯,后两次更是以队长的身份站在了欧洲之巅,三十九岁的马队依旧像个孩子般笑得十分灿烂。那一刻,时间仿佛定格在88-89赛季,那个拥有马队的米兰第一次捧起欧洲冠军奖杯的年代。同时,马队也以38岁333天的年龄创造了欧冠夺冠球员年龄最大的纪录,这一纪录未来也许再也不会被更改,传奇将永远流传下去。

纵观全场比赛,马队的表现只能用中规中矩来形容。在利物浦主导进攻节奏的上半场里米兰全队的失误比比皆是,每名后场防守球员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马队的两次重大失误更是险些让Gerrard破门得分。Pennant似乎磕了药般一门心思在米兰左翼狂轰乱炸,再加上米兰左路Seedorf“习惯性消失”的缘故,上半场的米兰整条左路防线接受了Liverpool全面进攻的考验。在如此紧逼狂攻之下米兰仍未失球,除了归功于Dida的精彩发挥外更重要的要感谢对方临门一脚不够冷静,倘若上半场Liverpool能够抓住哪怕一次机会,结局也许完全不同。下半场最后时刻的丢球则延续了这个赛季多场比赛临近结束被对方进球的习惯……
不得不提的是下半场Seedorf的回归,不然一直10打11的米兰一定会在安切落蒂的指挥下再次打出6-4-0阵形——能控住球、传出球的Seedorf在场上触球怎么看都比G8和A23让人放心。
天才Kaka和超级Pippo的事迹就不多说了,米兰球迷永远看在眼中记在心里!

Saturday, April 28, 2007

我的自白书

不久前参加完公司的新员工培训,领悟最多的是“专注”的必要性。

少年时代喜欢看书,就像武侠小说中男主角进入装满秘籍的书库,每次阅读都体会到兴奋和喜悦。因此对许多事物充满了学习的渴望,每每自认为可以完全领悟并深入进去,哪知多年来爱好增加无数,真正学有所成的竟寥寥无几。

以中国古代引以为傲的琴棋书画为例,我似乎达到了无所不知,样样稀松的境界。

琴:六岁学习小提琴,一年后因累而辍。初二再次拾起,两年后考了个业余五级证书。还记得考试那天与我同考场的都是八、九岁的小朋友,考官似乎没怎么听我拉琴就匆匆放我过了——都这么大了五级还过不了啊?从此再也未碰过提琴半下。看着落满尘土的琴盒,听着音响里传来的阵阵天籁,心里总是有再次开始的想法,不知何日启动。
拜学过几年音乐所赐,音准还不错,即使有先天条件(破锣嗓子)的限制,唱起歌来也不怕丢人丢到姥姥家。当然,这里有大半功劳要归功于任贤齐和无印良品。初听流行歌曲时喜欢小齐的歌,以“伤心太平洋”、“春天花会开”为首的大批口水歌无不旋律简单、音准调平,唱起来想跑调都难。无印良品则永远在我心中占据了一片天空,至今仍偶尔哼唱他们的很多歌曲。

棋:小学时参加过象棋比赛,第一轮被淘汰后对象棋的兴趣直线下降。现在偶尔看看电视里的象棋比赛,喜欢的却只有残局,可能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了笨笨的自己只能看清楚残局那么几步棋吧……
自从知道深蓝后就开始下国际象棋。至今仍停留在背各种“防御”阵型之前的阶段,也就是说看热闹的水平都达不到,只知道走法……
围棋则是一生之痛。如此博大精深的文化不花上毕生精力怎能通达?这辈子是晚了,只能略微学习些行棋布阵表表敬意罢了。
最近比较有心得的是“过三关”……

书:不知道现在的孩子们如何,反正我们那一代是跟着“庞中华”走过来的。每班总有几个硬币字写得刚刚的人,只不过轮不到自己。写得多了自己看着也还稍显顺眼,自己名字除外。这倒不是说对自己的名字有歧视……只不过似乎每次签的名字都不一样,但是其他字却没有这个毛病,怪哉怪哉。前一阵子看到前人用捆起来的麻在砖头上练毛笔字的故事,于是最近开始找起了砖头……

画:这个可能是最不值得一提的事。小学某年级的时候学了几个月的素描,最后似乎描个圆柱体、圆锥体、球体还像模像样,连水果什么的都没画到就放弃了。

由此可见,缺乏“专注”对自己造成的影响实在过于巨大,甚至影响到了学习方面。总是觉得有这么多想学的知识,却忽视能够给自己带来工作机会的专项知识的增长,长此以往恐怕也不会有多大发展。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