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4, 2009

记两次“千钧一发”的战役

第一回发生在八年前。

某日正在进行西线战役时,忽然听到东面敌人进攻的警报拉响。手忙脚乱之际仍不失冷静,先将指挥所用植被掩藏起来,同时迅速关闭核电站──即使反应堆里依然堆满了核物质。

第二次刚刚发生。

一秒钟前,还听到敌方广播里播出着敦促我方签署停战协定的节目,正想检阅一下部队。哪知就在第一支部队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空袭警报突然响起。我指挥部迅速做出停止阅兵的决定,紧接着利用便捷的编队命令将高炮部队从阅兵仪式队列中拉了出来,就地反击。

《The Thirtheen Floor》

    影片在技术实现的层面仅是浅浅带过,毕竟这部电影看上去只是在探讨道德、伦理和情感问题。

    看到片尾男主角从死亡状态中“醒来”时,我接受了电影描述的两个“事实”──男主角成功将机器生成的“灵魂”从虚拟角色转移到真实人类大脑,这说明了:
    1、机器产生了灵魂;
    2、这种“灵魂”既然可以和人类的置换,说明二者之间已差不太多。
    但是,直到看到全片最后一个镜头,画面一闪而灭如同显示器被关闭时,我才意识到恐怕这个“事实”没那么简单。既然这三个世界都是虚拟的,所有角色都是虚拟的,所谓的Host、Slave都只不过是电子信号,那么相互置换也就不成问题了。

    男主角和调酒师在相同的模式下(上一层控制者在操控“虚拟人物”时死亡)使“灵魂”从所谓的虚拟世界置换到上一层所谓的真实世界,再次表明他们是同类而不是人类。他们觉醒的整个过程证明机器也能产生具有“灵魂”的个体。女主角和她丈夫之间的互动,则一直在干扰我们对他们“灵魂”属性的判断,他们看上去就是人类不是吗?

    这时,我才从字里行间抓住了整个故事的一条小线索:如果机器孕育的“灵魂”也会为“贪嗔痴喜恶怒”着迷,那和人类又有什么差别呢?

    p.s.:四个字概括──塔奇克马。

Monday, February 23, 2009

《Speed Racer》

在这里我只想聊一段回忆。
小学时有一段时间对马克5号非常着迷,整日在纸上设计白色的赛车、在下屋的小床上模拟开车,车底弹出的滑行器、车两侧伸出的电锯、布满按钮的方向盘填满了无数个夏天的回忆。连冬天在院里院外堆雪人都要堆出“奔奔”的形状──“奔奔,奔奔奔奔奔,奔奔奔奔”的那个“奔奔”。
当时,电视上播出的日美动画几乎都是精挑细选的经典,无不散发着人性的光辉,夸张点说影响了整整一代人。或许这就是某国近年来大力抵制国外优秀动画的引进及播出的原因,同时也是粗制滥造的动画冠冕堂皇地占据黄金时段的理由。孩子是最容易控制的,看看自己的亲戚就知道社会是如何演变的。
龌龊司机兄弟(“姐姐”在未官方公告前都是男的)梦想成真,同时也把更多的梦想散播出去。
此时此刻,我改变了对“经典动漫改编成电影”的消极看法。如果不拍出来,再好的作品受众依然狭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优秀作品或许也会湮没在浩瀚的海洋。不拍一拍怎么知道呢?有梦就去做吧!

Monday, February 09, 2009

《Bound》

    《Bound》是龌龊兄弟(当时)编写并导演的大银幕处女作,讲述了一对Lesbian恋人逃离黑帮男人顺手带走200万美刀的故事。

    这部片子给我最大的收获是一个真实的、高素质的黑帮中高层形象呼之欲出。这个命中注定要倒在枪下的男人,Cesare,并不像一般影片、电视剧中所描写的那般弱智无能,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冷静胆识兼备的黑帮精英。

    冷静,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冷静。Cesare在这方面的处理可谓完美。无论是在用空箱子招待Johnny一行人还是事后处理尸体、布置房间时,无论是在面对警察盘问还是应付Mickey的突然“袭击”时,那一份慌乱之后的镇定是相关从业人员必备素质之一。Cesare(龌龊兄弟)做到了,而且处理得全无破绽。反观Corky,或许作为一个盗贼的素质还算过得去,但是临场反应明显偏慢。电话被打断后第一反应不是拔掉电话线还在等什么?在厕所布局诱骗Cesare做得很完美但是一斧子下去最后倒下的确是自己。如果不是Vi两次搭救命早没了,还哪来的“鸯侣”啊?

    其实,如果Mickey强硬一些的话,电影结尾还可以这样:Mickey和Vi站在车边话别,Mickey被Vi吻过后无法自已,拉着Vi的手说,“走吧”。镜头拉远,坐在载卡多里的Corky戴上墨镜,看着高级轿车开走;镜头切换成Corky视角,开车跟上……不过看Mickey这么大岁数,估计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识过,因此才能“收放”自如,才能够颐养天年也未可知。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