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04, 2011

费城风云

本书副标题: 美国宪法的诞生和我们的反思

长久以来,我都对美国宪法及其修正案抱有强烈的好感,无论在美剧、电影还是文学创作中,围绕宪法体现对于个体的尊重和保护,创作出无数伟大的作品。

托易中天先生这本书之福,我才初次了解整个宪法诞生的全过程,其中既有争论,也有妥协,更有“欺上瞒下”和事后补救。然而正是这一次次的妥协和不合作,才使这样一部伟大的宪法历时两百余年而从未增删一字。

以前对于Founding Fathers的认知只停留在Washington、John Adams、Tomas Jefferson和Benjamin Franklin等人身上,读过此书才知道除了历史上的“胜利者” ,那些提出反对意见、甚至拒绝签字的人也是编写宪法、建立国家的Founding Fathers。没有据理力争的反对意见,就不会出现一部全面思考以及维护大多数人甚至是所有人权益的宪法。

The Pianist

就像在看“辛德勒名单”的补充片段,The Pianist从高墙的两侧揭示了战争的残酷、人民的自救以及为什么救别人等于救自己。

美妙的琴声,也许能够换得片刻的安宁,但唯有坚强的求生意志以及命运的捉弄,才能使人在绝望中苟延残喘地活下去。

Friday, August 19, 2011

黑客与画家

一本好书值得反复阅读,英文版进行时。

摘抄:


昂起头看世界。
黑客与画家的共同之处,在于他们都是创作者。与作曲家、建筑师、作家一样。
创造优美事物的方式往往不是从头做起,而是在现有成果的基础上做一些小小的调整,或者将已有的观点用比较新的方式组合起来。
你把整个程序想清楚的时间点,应该是在编写代码的同时,而不是在编写代码之前。
编程语言首要的特性应该是允许动态扩展,malleable。
编程语言是用来帮助思考程序的,而不是用来表达你已经想好的程序。

找出不能说的话的第一种方法:判断言论的真伪。
关注异端邪说,是第二种方法。很多看似叛逆的异端邪说,早就潜伏在我们的思维深处。如果我们暂时关闭自我审查意识,它们就会第一个浮现出来。
第三种方法:将当代观念与不同时期的古代观念diff一下。
第四种:寻找那些一本正经的卫道者,看看他们到底爱捍卫着什么。
第五种:观察禁忌是如何产生的。如果我们能理解它的产生机制,可能就可以应用于我们自己的时代。

在心里无所不想,但是不一定要说出来。
“守口如瓶,笑脸相迎。” “i pensieri stretti&il viso sciolto”
“我还没想好”。
逐步把辩论提升到一个抽象的层次。
隐喻。
幽默。

永远质疑。自己创造距离。远离人群。更要远距离观察你自己。
什么话是我不能说的?为什么?

公民自由使得国家富强。
反抗政府的精神在某些场合是如此珍贵,我希望它永远保持活跃。——杰弗逊

管理企业:做出用户喜欢的产品,保证开支小于收入。
比较软件的标准应该是看对手的软件将来会有什么功能,而不是现在有什么功能。

评估竞争对手的妙招:关注他们的招聘职位。有些公司的职位描述使用了大量的IT词汇,这样的内容越多,这家公司就越构不成威胁。


Thursday, August 18, 2011

百年孤独

魔幻拉美百年历史,七代家族兴衰消亡,原来只是一本沿着既定命运翻动的天书,分毫不差。

看到牲畜茂盛、香蕉园落成、工人遭屠;看到冰块火车放大镜,宴会风琴小金鱼;看到娼妓保证家族延续,战争有始无终;看到向外探索世界,向内探求真相;看到忠诚、背叛、分离、团聚;看到猪尾巴。

其实,有没有谱系并不重要,这是一个家族百年诅咒的故事,而如何实现这个诅咒、是谁实现这个诅咒,无力回天,只能承受。


谱系:
1、 http://ww1.sinaimg.cn/large/71ad2f53jw1dhwes5ci75j.jpg
2、 http://ww1.sinaimg.cn/large/5b0a1b90jw1dhwjc4azztj.jpg

推荐书评:

《百年孤独》的台译本及其新书http://book.douban.com/review/1096390/

Breaking Bad S1~S3

总有让老实人转变成“超人”的美剧,OZ就是这样演的,“Breaking Bad”更是如此。

正常过日子的化学老师年薪数万,得知自己癌症末期,为了给家庭留下一笔财富铤而走险,发挥特长制造出最顶级的冰毒,自产自销,黑帮火并,俨然一方霸主初现雏形。终于被大毒枭招致麾下,每日制毒,可分红几百万美金。无风险、无成本,换了是你,会不会心动?

癌症晚期真能把一个人逼到制毒的绝路上吗?我并不怀疑,毕竟这个世界的某些部分已经越来越拜金,连没得癌症的我们都日思夜想着得到暴富的机会,为了满足各种各样的心愿,殊不知名为贪欲的绝症已经侵蚀了整个心灵和身体。

本剧真正的闪光点在于老白(Walter White) 对小粉红(Pinkman)发自肺腑的关爱之情,一个不希望自己的学生走上邪路的老师,在每个关键点都拉了学生一把。尽管放手会让自己更轻松,但骨子里是个好人的海森堡,宁可选择自己拼尽残生、杀人放火,也要保护partner的周全。这种老师不好找啊,放眼全世界还有几人?

其实第四季也看了五集,如果电视剧没有收视压力,电视台没那么多限制该多好。


Wednesday, August 17, 2011

A Song of Ice and Fire I-IV

全书据说会有七卷。

已出版的前四卷围绕着"Game of Thrones"主题展开,描绘了一幅宫廷内斗、七国相争的画卷,刻画出一幕幕忠诚和背叛、团聚与流离。但是由于龙和异鬼的存在,恐怕最终四分五裂的维斯特洛终究要回到对抗共同的敌人这条统一战线,否则迎接众人的将只有"Valar morghulis",凡人皆有一死,简称必死。

来自永冬之地的威胁如幽灵一般时刻环绕在我们读者心头,恐怖而未知的危险正在侵蚀维斯特洛,贪婪而短视的野心家们却依旧为权力和财富互相征伐不休,而一上来就抓住读者同情心的Stark一家也恰到好处地分离、死去,看着几个孩子们挣扎于乱世,抱有一丝希望的善良的人啊,总会把故事继续读下去。

在这片中世纪的大陆,铁的力量与血的传承是不容置疑的生存法则,远离文明世界的一切活动随处可见,不沾血的双手只能出现在奶妈们的故事里,除此以外一切人皆可杀,一切人皆可死——甚至连奶妈的人头也会被悬挂在城门之上。"Valar morghulis",活着就要战斗到最后一刻,这也是看Ayra、Bran乃至小恶魔他们活着并战斗下去的乐趣所在。

很喜欢G.R.R.M在写作本书时采用的手法,不同的POV贯穿故事情节,引领读者走入每个重要角色的内心深处,共同接受这场冰与火的洗礼。每一章节不断地变换人物立场和思路,至少令我读起来一点也不会令人疲倦,新鲜感十足。还记得Jaime第一次以POV主角出现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下终于要见识维斯特洛最恶毒之人(弑君、乱伦、推Bran、派刺客),没想到遇到Brienne of Tarth之后人心峰回路转,在了解其前半生之后我发出“什么,他竟也是个好人”的感叹。



三个团体——

自由民

在中世纪背景下,无拘无束的自由民神马的最喜欢了。如果现代人穿越回去,也许自由民是最好的选择。

守夜人

如果誓言有用的话……我宁可相信叛徒会被追杀至海角天涯。萝卜成为带头大哥,我看这支部队哟。

无垢者

战斗力成疑。不是正常人的团体一旦面对压力,如久攻不下、夜袭突袭、魔法打击等情况,是否会立即崩溃?抑或成为对抗异鬼的秘密武器?


两个灵魂——

Ayra Stark

What can I say ...

Tyrion Lannister(Imp)

如果他以后不成为某个地方的王,那才奇怪吧。



幼龙在东方吐火翱翔,自由民则从北地跨过长城,当冰与火之歌在大陆上唱响,各人的命运又会如何被无情地操弄?且看已经发布的第五卷吧!

Saving Private Ryan

下午眼含热泪看完"Saving Private Ryan" ,一部伟大的主旋律反战影片。

海滩登陆战在各种二战电脑游戏中体验过无数次,无非是用大兵的尸体堆砌一条胜利之路,只要主角不死自然会化险为夷,然而影片开头这场惨烈的登陆战只是为了引出Ryan一家的悲剧。

当一封封写给阵亡将士家属的信件被朗读、传递,想到无数胜利的背后尸骨累累,眼眶逐渐湿润;当将军读完林肯的信,泪水已经涌了上来。

当上尉一行人找到“冒牌”Ryan,不知如何开口传达实情,而“死”了三个兄弟的Ryan也真情流露,虽是插曲却也令人感动。

至于八比一的说法,既然只要找到一个人就能返家,何乐而不为?只是心有牵挂,合格的指挥官以战争胜利为己任,才会处处节外生枝,陷入战争的人,没有胜利者。

当Ryan们老去,他们还会记得踏上战场的初衷吗?他们可曾看到那个值得他们拼死守卫的新世界?


Monday, January 10, 2011

球状闪电、三体III

假如中国的科幻作家始终无法在人文关怀上取得突破,应该归咎于自身还是归咎于时代?写点“电视台不让播”的吧,不然小说都成了冷冰冰的教科书。读完《球状闪电》,脑子里蹦出来这么一句半通不通的话。

一口气读完“三体”系列,又赶着看了《球状闪电》,不得不说,大刘的创意和科学功底令人佩服,能够带着读者踏上超越宇宙死生的旅程,实在令人心旷神怡。依我看,甚至把“三体”当成佛教入门作品也不错,都有三千世界,甚至能用“苦集灭道”解释得通。

但是,白璧微瑕,对于人物塑造和故事情节,总透着一股子“不舒服”。可能这就是生在红旗下的作家与俺们的隔阂?一个如此“科幻”的国家居然能取得对外战争的胜利,才是全人类的悲哀。以全人类作为赌注,倒也不算一件最坏的事,起码也搭上了面壁者/执剑人的性命和幸福;为灭劫匪而杀光人质,要追究的则是一位父亲对女儿的溺爱,还有脆弱的核工业安保系统;但是,即使在科幻故事中也无法改变现实的无力感伴随着阅读的全过程,渺小的个体,无解的未来,生杀予夺依靠的不是人心而是基础物理,未免也太无情了一些。


不过,也许作者正是为了体现荒诞才这样写呢?看来还是自己太肤浅啊……

现在,“希望”只留给了韩松?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