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08, 2012

True Names

按:停博好久,实在是因为翻出来麻烦。说实话,也没遇到几个值得纪念的作品。

True Names虽然出版于1981年,但是对网络进化概念的描述即使拿到今天甚至未来也毫不逊色。

看过攻壳机动队的人应该对傀儡师和素子的“结合”的故事情节留有深刻印象。本书作者Vernor Vinge刻画的邮件人和埃莉斯琳娜的形象,不禁令我联想到生长出自我意识的程序和将人类意识融入信息网络的设定,不知这是不是当初士郎正宗创造攻壳世界的来源之一。

说起本书的内容,很多情节和设定值得回味,尤其在考虑到成书年份和其在Cyberpunk历史上的地位后,更能肯定本书之经典。

Roger的公开身份是一名作家,他的作品是一流的“读者可参与其中的互动小说 ”,甚至被不懂行的人称为“游戏”。然而一旦联入网络,他就成为无所不能的大黑客Mr. Slippery,在与邮件人斗法的过程中由于整合了全人类的信息系统和资源,甚至获得了近似上帝的能力——不然也干不过邮件人。瞬间掌握、分析全球信息,同时作出判断并实施对应措施,这种巨大无朋的云计算能力,不知人类世界何时能创造如此奇迹。

再说说,全书另一重要人物, 埃莉斯琳娜,一个即使肉体消逝,意识也即灵魂也永远存在的角色。她心思缜密,勇敢无惧,在被邮件人攻击至接近绝望的时刻发出信号,既救了自己,也拯救了全人类,最重要的是抗拒了成为上帝的诱惑,并彻底摧毁了那个能自我不断成长的邮件人程序。读到结尾,我们一定都在期待百年,甚至千年后,能在网络世界里与这个守护精灵重逢。

最后针对"name"聊几句。在True Names的世界里,一旦黑客在现实社会中的真实信息被某人或政府获取,他就成为俎上鱼肉,会被他人控制、利用甚至从肉体上消灭。这些非职业的巫师(黑客)很少甚至不能对政府、金融和军事组织的信息系统进行渗透,否则一旦政府较起真来,真实身份暴露是迟早的事,随之而来的就是文章开头吓坏Mr. Pollack的故事。而一旦巫师们认真起来,甚至能获得统治世界的权力,区区金融“盗窃”更是不在话下。这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甚至可以说是更早一些七十年代的想象,。
在互联网飞速发展,信息时代全面降临的二十一世纪,既有Anounymous这样的政治抗议组织,也有无数埋首地下渴望金钱的黑客网络,有鼎鼎大名的(被关过或正在被关的)hacker,也有藏身民间的cracker。他们共同需要面对的问题也是身份暴露,一旦露出蛛丝马迹,即使鼎鼎大名如——FBI抓获一览表表尽请参考。
人们为了对抗各种各样强力政府的审查——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打造出多种对抗审查、过滤系统的工具,知名如Tor、Freenet、i2p、psiphon等等等等,还有更多,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用户,能否信任该工具以及这把工具是否真正有效依然存疑。看着一桩桩巨款被黑客转移的过期消息喟然长叹,一面感慨FBI都是吃干饭的,一面却连用个twitter、写个blog都要辛苦地翻出去。

不知Anounymous能撑过几时。Good luck!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